霜冷若华

【哈牛】22岁生日快乐

2016.12.7 羽生结弦,22岁生日快乐
大概跟很多人说过,知道羽生结弦是因为一个视频。用卷珠帘和13年名古屋表演滑剪到一起。尊的嗓音如小溪淌水涓涓流过春天,而羽生结弦,他是半隐半现于早春新绿与冰雪融水和清雅馥郁的樱花林之间的精灵。他起舞,衣袖当风,静了空谷,徐徐染了世界春色一片。
但真正圈粉,还是15年的上海站那一场血色魅影。隔着屏幕,隔着时空,他起跳、转体、落冰,然后摔倒,爬起来,再起跳,再摔。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只记得眼泪砸在手机屏幕上。他划完整套节目,疲惫地笑着,潇洒撕去下巴上的OK绷,后来缝了五六针的大口子露出来看着瘆人。已经连鞠躬都很困难了,一瘸一拐缓缓像出口移动,好像随时都可能倒在冰面上,背后下了一冰场的维尼雨。血和汗交汇融合,然后顺着肌肤,一点一点染湿衣服。栽在Bo叔怀里,无力弯腰去戴冰刀套。出成绩的时候他哭了,一张小脸被泪水浸透,于是血里又混了眼泪。我当时惊异于这纤细的身体里藏了怎样一颗倔强跳动的心,那么严重的伤势一次次跌倒却毫不停歇地站起来继续,“没关系,我会滑到死为止”的话又需要多大勇气才能说出口。
难以想象,他是怎样一个坚强的人。
后来知道,他的少年时代,远比我们经历的要多得多。家乡强震,他流离失所,失去训练场,在废墟里成长;背负振兴故乡的梦想,他远走他乡训练、商演、比赛,终于把那个关于家园复兴的故事带上奥运赛场,为自己的祖国夺得了索契冬奥唯一一块金牌;一个“体育生”,奔走世界各地地比赛,挤占大量时间地各种训练,他居然通过一般考试考上了多少学子梦寐以求的早稻田大学。
大概是天才吧,那时候这样想他。名牌大学、奥运冠军。听起来像是小说里编造的。但这就是现实,他也不是什么天才。
诚然,他天资卓越,可他的努力也一样不可忽视。身患哮喘,每天只能上冰两到三小时,但平均不到一分钟一个跳跃,累的倒在冰上,这样大的训练量又有几个选手能做到?在机场候机室、训练结束后,带上那副黑边眼镜埋身书海,网课一次不差,一周一篇论文从不耽误,大概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做到的。
现在最大的心愿不是他再刷新什么世界纪录,反正那些记录都是由他自己保持的,也只能被他不断打破;也不是能滑出什么前人无法成功的跳跃,总决赛4Lo不失误就好;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他能健健康康,不再被那些奇奇怪怪的先天疾病困扰,旧伤痊愈就不要再添新伤了,乱七八糟的伤痛也不要藏着掖着,总之,健健康康就好。
哈牛,22岁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