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冷若华

懂你(鼬佐)

懂你(鼬佐)

(高一下学期第一篇作文题目,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鼬佐!)


宇智波佐助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宇智波鼬已然在他面前灰飞烟灭,分明额头还依稀有触感和温度,分明那句“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我都会一直深爱着你”的余音还未消散,为什么与自己头顶着头、四目相对的人,就这么再一次地消逝了呢?
站在原地,他迈不开腿。秽土转生被结束,以他的性格应该直接甩手走人,而不是呆在阴冷昏暗的洞穴里,思虑万千。

他想起了和宇智波鼬那场战斗,他那时真的以为鼬一步一步拖曳着脚步走过来,举着的手伸出的两根手指是要剜去他的眼睛,不想只是又一次被戳了额头,还被在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那个儿时觉得高大伟岸,如今看来单薄瘦削的身躯,轰然倒地。那时的他惊异地睁大眼睛,看不懂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

宇智波佐助曾经太多次质问宇智波鼬:为什么又戳我额头?为什么总是没时间陪我?为什么要背叛村子?为什么屠尽家族却唯独让我苟活?为什么不肯告诉我真相?为什么被木叶那样伤害还要保护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宇智波鼬向来不做出任何明确的回答,他惯用微笑招手的套路,等佐助一如既往地跑过来,然后戳一下他的额头,说:“原谅我吧,佐助”。
他是在真心道歉,自以为是地为佐助规划了未来,却不料使他误入歧途。所以才会深切地明白药师兜所想、所认为的是错误的。

可这一切,宇智波佐助都不懂。
很多问题最终也得到了答案,可他还是不懂,一个腐朽、污秽的村子究竟有什么是值得鼬用生命守护的?
宇智波鼬是多么完美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所以在宇智波佐助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而夺走了他生命的村子,必须被毁灭。
兄弟间有多少太过于美好的回忆,就有多少难以打破的隔阂。早就不复当初。

三代目的愧疚,四代目的无力,他们的道歉,他们的劝说,像一块巨石压在他心头,让他难以呼吸。我只有一个哥哥,你们却逼死了他。他这样想着。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他复仇,我恨了这么多,只因为你们连一个结果都没能给他。

宇智波佐助不知道年幼的宇智波鼬所经历的血洗过的战场,忍者与忍者之间的信任是多么不堪一击,而和平又是多么珍贵的易碎品。
直到他站在宇智波那块神秘的碑位前,听历代火影讲述那些摆脱了家族利益,一心一意为村子的和平付出生命的宇智波人。
宇智波泉奈。宇智波镜。

宇智波鼬。

当这个名字被唤起,巨石瞬间就消失了。那张刻有法令纹的脸再次闪现------在缀满露水的清晨,在迎着夕阳的傍晚,在那个红月之夜,在滂沱的雨里。
他闭上了眼睛,仿佛又有雨水从天而降,仿佛又有业火熊熊燃烧,仿佛又有海风扑面而来,让他像曾经那个刚失去了哥哥的孩子一样,要泪流满面。

尼桑,我懂了。
你的信念,我懂了。
你的坚持,我懂了。
你所守护的东西,我也懂了。
你所珍视的和平,你所珍视的生命,你所珍视的木叶,都由我接替你守护。

“我要去战场。”他这样说道。











评论(3)

热度(15)

  1. Peace-loving_鱼霜冷若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