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冷若华

写于平昌冬奥会花滑男单比赛后

写于2018平昌冬奥会花滑男单比赛后
致我亲爱的少年们
花滑男单比完了,冬奥会历史上第1000块金牌颁出去了,一个时代落幕了。
纯白战场,年轻的王,再度君临。羽生结弦,二十三岁,该是大学刚毕业焦头烂额找工作的年龄,他拿着早稻田大学的学分,也拿着两块奥运会金牌、两座世锦赛和四座大奖赛冠军奖杯,名下写着短节目、自由滑、总成绩的世界纪录,怀揣着4Lo、4Lz、4T、4S四种四周跳技术,抱着他的Pooh桑向着4A(四周半跳)发起挑战。
可他身边的人们呢?
要走了。
二十八九岁,电视上蹦蹦跳跳的小鲜肉,和将要退役的他们,一样的年纪。
从什么时候开始,男单Top6只剩下那一个欧洲面孔了呢?亚古宁兰比尔的时代很远很远了,普皇自索契之后一直消寂,去年四月,羽生结弦再次打破自己的自由滑世界纪录后,普皇表示了恭喜,宣布了退役。
欧洲战场,只剩下他了。现役欧洲绝对王者,欧洲荣光的最后捍卫者,他从羽生手上夺下了两届世锦赛冠军,他是羽生的同门师兄,他叫费尔南德兹。
堂吉柯德走下冰面,走向在场边等待的晴明,帅气的西班牙小伙悄声对师弟说,这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了。
师弟瞬间泣不成声,被师兄潇洒帅气地拦到怀里,捂着脸哭。
我知道他们私交不深,我知道师兄也干过透露师弟伤情、节目构成的混蛋事儿,可我也知道,他们在异国、在蟋蟀俱乐部的冰场上度过了一起训练的日日夜夜,他们的名字一起写在俱乐部的荣誉墙上,他们也无数次一起站上领奖台,不论是谁比谁高了一点,最后都是搂在一起,对着镜头笑。
是师兄弟,是对手,也是伙伴。也是一起撑着表演内容分上45、上95的,最后的人们。
还有陈伟群。央视解说陈滢说,名将如美人,自古怕白头。老将还未白头,但实在是生不逢时。索契奥运周期之前,他连拿三届世锦赛冠军,这个战绩是羽生结弦和费尔南德兹至今仍未做到的。可惜上一届冬奥会的伤病,这一届冬奥会的群雄争霸,让他与奥运冠军失之交臂。
他不再年轻,不能像小将们连跳四五个四周跳,他的技术也不再稳定,他曾经对羽生结弦放狠话讲比赛结果会证明谁训练了,但他证明不了了。
他是最先接手普皇囧尼那个花滑黄金时代的,在羽生结弦未升组、费尔南德兹未展露、金博洋陈巍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自升组以来,羽生结弦一直在挑战和打破花滑这项运动的极限,他以及紧随其后的金博洋、陈巍彻底把花滑带进了四周跳时代。技术分一个劲儿地往上涨,可表演内容分呢?
羽生结弦还撑得住,他还能拿47、48,97、98的高分,而昨天的自由滑放了六个四周跳的陈巍算是基本扔掉了。能看出金博洋在表演分上的努力和进步,但还不够,十几分的分差固然有压分的缘故,但也存在表现力的差距。
四周跳时代到来了,黄金时代越走越远。
Xy说的对,时间从不等待任何人。
我庆幸的是,团体赛上,加拿大队夺冠,这块金牌,是陈伟群和其他老将一起拼了命换来的。
是缘分吧,陈伟群、费尔南德兹、羽生结弦,他们都在北纬43度的多伦多训练。
但前两个人要走了。
羽生曾说,他处于一个很幸运的时代,前有陈伟群、师兄,后有宇野、金博洋、陈巍,既有前辈又有后辈,最幸福的年纪。
但现在,前辈们都要走了。
纯白战场,只留下年轻的王,独自君临。
我若为王,必定孤独。
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孤独过吧。
伟大的时代终将结束,唯一的艺术家孤军奋战。

评论(15)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