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冷若华

【贾正】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上)

一点一点看着贾正的Tag参与度提上来终于手痒了
隔壁坤廷Tag热度那么高我们假证女孩不能输
写了半天起了这么一个俗名字我也没办法
梗是第二期节目的事了看看我是多么能拖
小学生文笔啰哩啰嗦详略不得当放完文转身就跑

请勿上升真人

新人写手瑟瑟发抖

-----------------------------------------------------------

Justin从朱正廷手中接过西装外套,捏了一下他冰凉的指尖,做了个加油的口型。

朱正廷看着比自己小六岁的弟弟嘟着嘴认真给自己鼓劲儿,觉得心头都软化了,不自觉的眉眼间也融化开笑容。当初陪着自己日日夜夜练这支舞的小孩现在还站在他旁边,一切都和在练习室一样,有什么可紧张的呢?

他把指尖抽出来,拍了拍Justin的小魔爪,示意他放心,然后弯腰脱掉鞋子,脚心贴在冰凉的地板上,一步一步向舞台中间走去。

看着放松下来的朱正廷,Justin反倒紧张起来,倒不是担心会有什么失误,他哥都跳了十二年的舞了,什么大场面大舞台没见过、还怕这台下的一百来号人吗。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偷偷藏起来的巧克力被其他小孩找出来分掉了——这支舞一直都只有他哥和他知道,乐华的其他哥哥们想看也被他拦在练习室外,但是现在,这支舞要和台下一百来号人和屏幕外几亿全民制作人分享了,不爽。

我能不能把哥拉回来啊!Justin小声嘟囔,被范丞丞一掌打中后脑勺:“你小子口水把脑子淹了吗?”

被打的小孩揉着自己发胀的脑袋,气狠狠地给了范丞丞一个白眼,靠,不小心把内心OS说出来了。

朱正廷站好位置,侧身对着评委老师,转头之前朝场边乐华的孩子们看了一眼,几个小孩一水儿地给他握拳加油,只有Justin,哎小孩子老犯什么白眼。

一个白眼翻回来Justin刚好瞥见朱正廷把头转回去,心里咯噔一下,完了,没赶上给他哥加油是小,刚才偷偷说过了,摄像机前翻白眼被他哥抓现行才是摊上大事儿,非得被念一晚上表情管理,说梦话都念的那种。

天知道朱正廷为什么一副仙子长相,跳着仙子的舞步,却比老妈子还啰嗦。早在在韩国初次见面的时候Justin就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公司的姐姐把他送上去首尔的飞机,说那边会有其他哥哥来接他,他还担忧会是韩国人,自己韩语也不怎么好,在机场找不到错过了怎么办。结果刚出海关就差点撞在一块写着“黄明昊”三个汉字的牌子上,牌子后面的哥哥探出头来给了他一个露一口大白牙的笑。

“明昊吗?怎么穿这么少啊,膝盖凉不凉啊,韩国这边冬天挺冷的,可别冻感冒啊……”

当时还不叫Justin的黄明昊小朋友低头看了看这位哥的裤子上那俩窟窿,开窗通风吗?

之后在韩国的练习生涯Justin深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他正正哥觉得他冷,他正正哥觉得他该吃水果了,他正正哥觉得他该喝牛奶了……喝牛奶这事儿后来停掉了,因为有一天他正正哥练习结束后把他拉到跟前儿,用手比划着俩人的身高,感叹道:“小贾你才十几岁诶,不能再给你喝牛奶了,你都快超过我了,我当哥的尊严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喝牛奶成了Justin离了朱正廷唯一能坚持下去的习惯,正正哥在的时候他就偷偷喝。
很快就能超过哥了呢!今天叼着吸管的小贾也是这么想。

至于老妈子这事儿,后来养蛤游戏盛行,温州小商人贾富贵灵机一动怂恿他哥养儿子,他哥给蛤起名小贾,天天好吃好喝供着,人类小贾长吁一口气,解放了!但好景不长,手机被节目组收上去了,正正哥双手捧胸——我的儿!没人给你准备吃喝你可怎么活!真叫我操碎了心!人类小贾又长吁一口气,拍拍他哥的胳臂,别伤心,你还可以重新养我。从此回到老妈子的关怀下。

啊,想的有点远了。回过神来的Justin重新把目光聚到朱正廷身上,恰看到那只伸向张PD的手。

把手伸向自己偶像的朱正廷内心其实是小忐忑的,毕竟他练舞的时候每次伸手,Justin的小爪子总要探过来捏他指尖。Justin对他练舞时间的垄断间接导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别人做这个动作。还是有点小紧张。

他总在集体训练之后才练自己的个人节目,那时候都十一二点了,其他孩子们也困的不行,他一声解散就跑的没了踪影,只有Justin,坐在地板上看着他。

他也念叨过,什么小孩子不能熬夜啊,什么你也很累了赶紧回去洗洗睡吧,什么别在地上坐着一身汗会着凉的呀,都被Justin从地板上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站到镜子当间儿一句“哥你练吧我陪着你”给噎回去了。

怎么有这么好的小孩啊!朱正廷揉着对方细软而蓬松的头发,想给这孩子一个拥抱。

之前一个人在韩国当练习生真是有苦说不出,不能和家人诉苦怕妈妈担心,他韩语讲的那么别扭练习生们又没有中国人说句话要解释半天,偶尔程潇偷偷跑出来看他他也只是笑着说一切都挺好总归没有女孩子面前抱怨的道理。

直到Justin的到来。公司特地批了一天假,让他去机场接一个中国来的弟弟,为了不认走眼还特地给了他一本资料。他抱着资料一路小跑回了宿舍,兴奋地蹦上床,迫不及待地打开塑料夹——长了一双狗狗眼的小孩还带着一点婴儿肥,旁边生日那行的2002年又让他心疼,还是个奶孩子就一个人跑到这异国他乡来,自己以后一定好好照顾才是,最后,一抬眼,黄明昊三个字撞进心里。

他本来也没打算把这个小六岁的弟弟当作倾诉对象,毕竟对方还是小孩子总听自己抱怨不利于身心健康,他只是想,在很累很累的时候,不用费尽心思琢磨韩文单词的使用和发音,也可以和身边的人说说话。

曾经是多么简单而遥不可及的梦想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Justin天天陪着自己练舞了呢?

虽然决定了来做练习生,来当唱跳歌手,他还是放不下辛辛苦苦练了十多年的现代舞。Justin没来之前,他会在所有人都走以后独自留下来,压个腿翻几个空翻,把在学校里学的几支舞跳几遍。他有时候想,如果真的没希望出道,也许还可以回舞团当个普通舞者,所以基本功不能丢啊。

Justin刚来的时候也不会在练习室再呆个两三个小时陪他,小孩韩语意外地还不错,和韩国的几个年龄相近的哥哥也能聊到一起去,经常就一起先走了。

只是有一次,小孩把手机落在练习室了,手机在地板上震动的声音在寂静的练习室里清晰得可怕,直接打断了踮着脚尖连旋转的朱正廷,循声过去发现是Justin的手机,来电显示只有一个字——“妈”。

今天好像是周三啊,朱正廷想,印象里每周三Justin都会和妈妈通话,没有接电话的话阿姨会很着急吧。

指尖划过屏幕,接通来电。

“嗯,您好,明昊他把手机落在练习室了,我马上给他送过去,您别急啊。

“我,嗯,我也是在这边的练习生,叫朱正廷。

“明昊没有添麻烦,他很懂事的,练习很努力,功课也没拉下……”

Justin猛地推开练习室的门,差点和举着电话往外走的朱正廷转了个满怀,没有撞上的原因是,朱正廷和门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哥你没事吧!”

朱正廷揉着自己发红的额头,把手机递到Justin手里:“你妈妈的电话,报个平安啊别让她担心啦,下次别在马马虎虎把手机落下了……”

接受了妈妈一顿不能这么丢三落四啊在那边自己一个人谁帮你想这想那啊的数落,Justin嘴上答应着,悄悄翻了个白眼,还有正正哥呢。

“诶不要翻白眼啊,以后被拍到就不好了,要做好表情管理啊!”

Justin刚挂电话就听到他正正哥的念叨,心里想着下次翻白眼绝不能被正正哥看见。(今天的Justin也没有做到。)

他转过头,恰看见朱正廷在压后腿,脚背搭在杠上,前腿扎稳了弓步,后背躺在后腿上,双手抓着脚腕,汗珠顺着颀长的脖子淌进衣服里——这是一个多么扭曲而极具美感的动作啊。

“哥你不疼吗?”Justin肉眼可见对方的肌肉紧绷,身体微微颤抖。

“疼啊,习惯了。”朱正廷倒是不以为意,“以前在学校,那些老魔头才不管我疼不疼呢,恨不得前后左右都能对折才好……”

“那……”Justin咬了咬嘴唇,“什么样的疼都能忍过去吗?”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哪疼吗?要去医院吗?”朱正廷也不管自己的拉伸幅度有多大,急忙起身一瘸一拐地向Justin走过来,“生病了一定要告诉我,千万别自己忍着……”

“哥,你想家吗?”Justin看着眼前扶着腰一脸着急的哥哥,没头没脑劈头盖脸地问了这么一句。

“想啊。”朱正廷把额前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撩上去。

“那……怎么办呢?也……忍着吗?”

“那就想呗,小贾是想家了吗?我陪你想。”

刚刚过了15岁生日的黄明昊展开双臂,狠狠地拥抱眼前这个离二十二岁还遥遥无期的哥哥,力气大的朱正廷觉得自己腰要断了。

“那,作为交换,我陪着哥练舞吧。”

两颗心脏之间只隔着薄薄的布料,砰砰地跳动着。

评论(6)

热度(120)